当前位置:mbsky.cn职场职场潜规则心理学电影《爱阡陌》:假如于奋走到幕后
职场潜规则心理学电影《爱阡陌》:假如于奋走到幕后
2022-09-30

按着导演杨焱钧的思,我认为这部片子的所有演员都是尽力的,也几乎达到了他所想要的效果。他避免了“三个女人一场戏”的俗套,让三个女人各自演出自己的戏来。不难看出,导演杨焱钧把戏的重心放在夏点和苏半两个女人的身上,而真木的戏只是陪衬。

而我现在要说的是,他编织的这个童话注定会破灭。他的破灭,就是于奋的出场。或者说对于奋性格的刻画太“心肠”。当然,这个心肠永远只是杨焱钧的,和于奋不可能有半毛钱的关系。而杨焱钧却要把这这心肠地埋在于奋的身上,最后要让苏半去,而且在戏中还真的了。而导演杨焱钧似乎忘了,他在戏中塑造的于奋,其实是金融的。金融是什么呢?金融是这个世界实实在在的者,他只在乎人生,从不在乎人死,因为生是金融永远的对象,是他取之不尽永无休止财富源泉,如果你不幸死在他手中,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第一时间变卖你的尸骨而确保自己的赢利或者把自己的最小的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不信你睁眼看一眼银行的按揭,那就是金融的常态。

在我看来,导演杨焱钧的《爱阡陌》似乎是在编织一个都市童话,而不是在影片中宣传的类型片职场选秀的潜规则。我在网上看了,这部片子有人骂有人说好,评论的各有各的味口,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有人骂有人赞就是成功。当然,也有另一种成功,就是没人骂也没人说好的。不过那是玩的,我想杨焱钧导演绝对不是属于此类型。

导演杨焱钧是有着的思想和抱负的人,我们隐去他诗人的身份,从《爱阡陌》这部片子里就能看到。他给我们讲了三个女人和四个男人或者说五个男人(夏点背后一直没有露面的男朋友)的故事,故事终结就是围绕一个字:爱。夏点爱她生病的母亲,爱她的初恋,爱她自己的梦;苏半爱着乡村留守的孩子;而真木看似没心没肺其实用尽心机地爱着嘉轩这个富二代;汪前爱着夏点;而于奋和老皮爱着自己腰包或者别人腰包里的钱。导演杨焱钧把这些人全都放进一个舞台,足以证明他的抱负。但我要说的是,抱负归抱负,就如理想归理想,现实毕竟是要回到现实的。

在我看来,《爱阡陌》既不是喜剧也不是悲剧更不是闹剧,如果我们把于奋隐去,那就是悲剧了。尼采在《悲剧的诞生》和朱光潜在《悲剧心理学》中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欣赏悲剧能让人。如果一部戏不能让人,那有什么用呢?

我认为,最应该前台的人是夏点的初恋,有他(包括他当厅长的父亲),老皮,汪前,嘉轩,夏点,苏半,真木在台上跳就够了,这些人怎么个跳法,最终都跳不过于奋(金融)的手心的。

任何人最终都会委身于金融,包括。戏中的苏半最终还是委身于于奋了的,虽然不是在床上。如果用超现实主义一点:官员人都是在台上,金融家客户都是在办公室里。对于和金融,床是多余的东西。

《爱阡陌》足以让我们!

文章来源:贵州文学院 徐必常

再说说影片的结尾。结尾的那个坑,我认为至少是为有他(包括他当厅长的父亲),汪前,嘉轩,夏点,苏半挖的,因为从剧中的情节来看,他们(她们)的的鲜活的,他们(她们)的自然就有理由接受审判和,他们(她们)的想寻找出,也只有接受审判和这条唯一的出。的审判和自然和于奋老皮无关,因为他们的早就被狗吃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是要么喝红酒要么喝功夫茶。这才符合艺术的真实。

在《爱阡陌》中,苏半的角色似乎有点像我们传统文化的的角色,她“救苦救难”,立志救乡村留守儿童于水火,于是创办实业,于是和于奋就有戏了。在于奋和苏半的戏中,焱钧兄决意把它还原到生活的场景,于是就有了床戏和餐厅这两幕。前一幕导演杨焱钧用了写实的手法而后一幕似乎想把功半提升到某一种境界。这让我联想到民间的一个故事。故事讲的是修桥,修的好像是赵州桥,她要修桥却没有银子,于是就想到集资,她知道自己集资最大的本钱是自己的美貌,因为她属于天上的星宿,的铜臭是沾染不上她的,而修桥要的就是铜臭,于是她往河岸上一站,向熙来攘往的说,谁要是能用铜钱砸中她,她就和谁做一夜夫妻。倾尽了钱囊,在她的脚下堆积如山。但哪能沾染上的星宿呢?正当她洋洋得意的时候,一个铜板飞过来,沾在她的石榴裙上……原来是星宿张果老躲在幕后,于是就有了在河里清洗子宫的故事。我认为,这个张果老,就是金融家,就应该是《爱阡陌》中的于奋。是不该站在前台的。